有时候为了一件事很难过,但是不知道怎么诉说,活生生地把这件事情像一块坏掉的饼干吞进了肚里。也想过和别人说一下,太近的人觉得矫情让人困惑,太远的人向来不是说痛苦的地方,所以就算难过也还是这样过了。